集中式光伏電價擬下調 利好方面眾多

時間:2015-11-07 01:02:51

最近很多家庭光伏用戶擔心光伏上網電價下調,其實是對政策的一種誤解,目前國家發改委提出的下調光伏發電上網電價主要是針對于集中式大型光伏電站而言,對于分布式光伏發電沒有任何影響,反而對于分布式光伏的各種補貼還處于上升趨勢,繼國家補貼政策出臺之后,地方政府也紛紛出臺相應的扶持補貼政策,可謂是前景十分利好,加上現在的光伏電站造價成本降低,一般用戶5到7年就可以收回成本



對于集中式光伏發電國家發改委下發討論稿,計劃在未來5年逐步下調光伏發電和陸上風電標桿上網電價。初步方案是將一類/二類/三類資源區的光伏標桿上網電價從2015年的人民幣0.9/0.95/1.0元每千瓦時下調至2020年的0.72/0.80/0.90元每千瓦時,隱含年降幅為2-4%。新政策將于2016年1月1日起執行。

 
  中投顧問董事、研究總監郭凡禮表示,光伏發電產業正面臨“內憂外患”的尷尬處境。一方面,4月起全國燃煤發電上網電價下調平均每千瓦時約2分錢,全國工商業用電價格平均每千瓦時下調約1.8分錢,給新能源發電帶來競爭壓力;另一方面遲遲不到位的發電端補貼資金也在困擾行業發展。目前中國補貼拖欠近200億元,其中僅15家光伏電站營運商的光伏補貼拖欠額度已超過100億元。補貼猶如企業的營養液,補貼不到位,企業營養不足,發展道路格外艱難。
 
  此外,居高不下的棄光率給企業帶來又一沉重打擊。企業花費巨資建設光伏電站,但由于并網難、電網建設延宕等原因,電站發出的電無法向外輸出,企業陷入“自主燒錢”經營怪圈。今年1——9月,全國累計光伏發電量306億千瓦時,棄光電量約30億千瓦時,棄光率為10%;棄光現象主要發生在甘肅和新疆地區,甘肅省棄光電量17.6億千瓦時,棄光率居然高達28%,新疆(含兵團)棄光電量達到10.4億千瓦時,棄光率為20%。企業生存空間逐步壓縮,再加上電價下調,光伏企業的生存環境繼續惡化,光伏發電產業必將面臨重新洗牌。但從另一角度來說,優勝劣汰更利于行業發展。
 
  行業洗牌加速
 
  行業發展不理智,為調整行業回歸正常軌道,行業洗牌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光伏發電產業是一個集技術、資金為一體的新興產業,企業發展需要高技術、大規模、全產業鏈。面對電價下調,那些具有大規模、高技術的大型企業還能幸存,然而自身規模小、技術含量低的光伏產業可能面臨淘汰或者被收購的風險。行業重新洗牌一方面能夠提高光伏行業集中度,催生行業巨頭,從而擴大我國全球光伏產業的影響力;另一方面行業內兼并重組有利于淘汰落后產能,緩解我國光伏產能過剩問題。由于政府政策鼓動,企業爭先涌向光伏產業,導致我國光伏產能極大過剩。目前全國產能已經超過40GW左右,而市場消化能力只在20GW左右。
 
  緩解“逆替代”平價上網
 
  當前煤電價格下調預期強烈,給光伏發電造成了較大的競爭壓力,存在短期內傳統能源“逆替代”可再生能源的可能性。但是就討論稿的電價下調來看,此種擔憂未來或將不會發生。一方面,國家在新能源發電上的投入較大,并在全國范圍內也取得了較大的成果。煤炭占比已經從幾年前的80%下降到了75%,為延續節能減排效果,國家或將采取行政手段約束企業采用新能源發電;另一方面光伏發電電價下調,一定程度上能緩解企業的用電經營成本,在政策的管束下,同時受制于社會監管,企業選擇新能源發電更適應企業未來長久發展。
 
  有效避免裝機潮
 

  每年第四季度幾乎都會發生“搶裝潮”,而“搶裝”帶來的風險不容忽視。一方面,短期內大規模裝機加劇并網問題,導致棄風限電現象進一步惡化;另一方面“搶裝”還將推高項目建設成本,帶來融資壓力。此外項目質量也得不到保證,存在安全隱患。根據此次擬定的標桿電價執行時間來看,預計今年將不會發生裝機潮。2016年1月1日前備案,并于2016年4月1日前并網發電的項目將享受2015年的上網電價,可見今年光伏裝機到并網的時間非常短促,搶裝時間有限。“搶裝”時間不充分,且搶裝失敗后,企業將實行新的電價政策,企業收益將減少,因此推測出今年將不會發生“裝機潮”。

  

<--這段代碼是專屬于這個站點的:easy-solar.cn--> <--此段代碼添加在 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网站_日本大片黄色小视频_尹人香蕉午夜电影网_可以直接免费的AV片 前。為保證統計準確,請勿將同一段代碼添加到多個站點中。-->